• 技術產品

    指數產品

    聯系我們

    技術產品

    • 技術產品
    • 解決方案
    • 新聞資訊
    • 工作機會
    EN \ 中文

    技術產品

    • 技術產品
    • 解決方案
    • 新聞資訊
    • 工作機會

    輸入中英文數字,并在20個字符以內!

    確定

    媒體報道

    《人民日報》聚焦長三角一體化 BBD參與“中國長三角”平臺建設

    2019-1-4

    1月3日,《人民日報》整版報道《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成立一年間:一體化 探尋更多可能》,聚焦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。

    長三角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先行區,進一步加快長三角一體化發展,構建長三角數字經濟體系,是黨中央、國務院把握經濟發展新常態、科學謀劃發展新棋局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。


    2018年, BBD受長三角一體化區域合作辦公室委托,深度參與“中國長三角”平臺建設,基于大數據技術協力將平臺建設為集協同監管、便民惠民、信息發布、辦事服務為一體的綜合功能平臺。


    同時,著力打通長三角區域內數據壁壘,將企業征信、行業監管、風險預警等解決方案在平臺上有機融合,協同區域“智”理,助力長三角數字經濟與一體化發展。2018年12月,BBD“信用長三角” 助力長三角地區實現區域內聯合獎懲案例獲選“2018上海優秀信用案例”。


    以下內容轉載自《人民日報》


    6qBX-hqzxptp6857984.jpg

    KZrj-hqzxptp6858075.jpg圖為延伸至江蘇省昆山市花橋商務區的上海市軌道交通11號線北段工程光明路站

    上海地鐵供圖

    核心閱讀

    一棟小樓,17名工作人員;一個常設機構,三省一市協同;一個行動計劃,144項具體工作。在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成立的一年間,一體化步伐堅定有力。

    如何看待這個被稱為“神經中樞”的專職機構?在協調三省一市上百項工作的過程中,形成了哪些特有的工作機制?一體化發展的未來,將有哪些設想?走進這棟小樓,記者感受到了長三角一體化的蓬勃活力。

    在上海徐匯區北端,武康路、華山路與復興西路有一處交匯,三條路,各自走筆,在地圖上繪出一個三角形。

    2018年1月成立的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(以下簡稱長三辦),辦公地就在這個三角形東南端的一棟小樓里。周邊的房子多近百歲,往來的游人,走走停停,合影留念。但長三辦里的17名“長三角人”卻沒有這種雅興,腳步匆忙、會議頻接、工作飽和是常態。

    剛到辦公室不到3個月的浙江嵊泗干部章軍輝,還沒有完全適應這種匆忙。在網站“中國長三角”的維護工作中,他發現,網站上文化、教育、科創、交通……各領域一體化進展消息的更新頻率越來越高,這讓章軍輝有些興奮,“別人講,長三辦像個創業公司,那現在這個‘公司’一定是在準備IPO。”

    T6av-hqzxptp6858139.jpg

    01

    為區域合作充當“神經樞紐”

    2018年7月,《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三年行動計劃(2018—2020年)》(以下簡稱《行動計劃》)正式印發,標志著三省一市的區域發展有了四地官方共同認可和遵循的“行動路線圖”和任務時間表。

    這份涵蓋了12個合作專題與7個重點領域的《行動計劃》,無疑是長三辦里從滬、蘇、浙、皖四地抽調來的工作人員最重要的工作成果。

    “各省市都有自己的需求和現實情況,大家帶著自己省市的期待來,溝通的過程當然艱苦。”長三辦有關工作人員介紹,《行動計劃》起草之初,就已有180多項合作需求和工作建議,3輪征求意見,各方面又提出360多項反饋,輪番匯集到這棟小樓里,“有什么問題,面對面溝通。”

    最終,經過反復的會商協調,各省市的絕大部分需求、意見和建議都在《行動計劃》中得到了體現。不少原本碎片化、零散化的項目也通過長三辦的協調溝通,形成了整體規劃。

    上海市發改委地區處處長譚盛源舉例說,“城際軌道交通的對接,此前談了十幾年,但一直沒有太多進展,原因是此前各城市的需求都是點對點,沒考慮到軌道交通網的設計,顯然不合理。”而通過長三辦,大家討論提出,規劃上要做好銜接,先做城際交通網的整體規劃。

    “各城市的軌道交通網與網之間對接好了,具體的線路連接才能一個一個向前推進。”長三辦有關負責人表示,“像這樣為長三角區域政府間合作充當‘神經樞紐’,是我們的工作職責所在。”

    《行動計劃》有了,推動各項工作的落實和對項目的追蹤成了長三辦接下來的工作重點。

    “我們建立了一個工作任務報送系統,每個月5號各省市的工作推進情況都會匯總到系統中來。”長三辦有關負責人介紹,根據《行動計劃》,將有320余項具體工作任務,2018年開始的144項中,各有牽頭部門負責,納入各省市的考核,工作進度則由長三辦全程追蹤。“截至2018年12月,有65項已經完成或即將按期完成,75項按照節點正常推進。”

    該負責人介紹,以進展順利的環保領域信用聯合獎懲工作為例,四省市環保和信用部門共同制定的《長三角地區環境保護領域實施信用聯合獎懲合作備忘錄》,讓長三角地區環保領域企業嚴重失信行為有了統一的工作對象范圍、認定標準、聯合懲戒措施與信息共享平臺。

    “各地環保部門每月推送行政處罰信息至平臺,銀行接入平臺后,能實現在區域范圍內聯合實施綠色信貸約束。”平臺承建方、成都數聯銘品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介紹,目前已有逾百家商業銀行接入平臺并開通賬號。不久前,上海一家銀行通過平臺對申請貸款的企業進行風險篩查時,發現有企業出現在環保失信名單中,為此銀行及時強化了風險監控措施。

    02

    為推動項目落實制定統一規劃

    “三省一市共同設立跨行政區域的常設機構,三省一市干部統一集中辦公,這是一個行政體制上的大突破。”在上海社科院副院長張兆安看來,長三辦的建立,反映了長三角區域合作推進的內在需求。

    上世紀80年代江浙企業打破計劃經濟的區域限制,自發聯合辦廠、跨區域企業聯姻;上世紀90年代長三角經濟協調會建立,十幾個城市的負責人開始不定期坐在一起共商發展;2000年以來長三角主要領導座談會啟動,長三角的區域合作一步步從市場力量主導為主,到市場與行政力量并行。

    此后,長三角“三級運作”的區域合作機制開始運作。決策層,“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”,決定和決策關系長三角區域發展的重大事項;協調層,“長三角地區合作與發展聯席會議”,協調推進和檢查督促跨區域重要合作事項;執行層,“聯席會議辦公室”和12個“重點合作專題組”,制定年度工作計劃并推進落實。

    但張兆安認為,行政力量在推動一體化的過程中,已經遇到了一些體制機制瓶頸。“各省市輪值聯席會議辦公室,大家發展情況不同,關心的重點工作不一樣,很難有動力推動制定統一的規劃和標準,一些領域就算有了規劃也難以有效推進。”

    而在合作機制上,原來的“三級運作”側重溝通協商,但在推動落實上缺乏體現長三角區域整體意志的主體。“比如環保聯合懲戒,由于三省一市發展情況不同,對環保失信行為的認定標準就是不一樣的,聯合無從談起。”上海市發改委工作人員說。

    “這就需要一個實體機構來發揮信息交互和統籌協調作用,來協助制定三省一市統一的各類標準和行動規劃,協助落實‘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’上的決定。”張兆安認為,《行動計劃》的出臺充分體現了長三辦帶來的協調機制的價值。

    2018年6月,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在調研長三辦時提出,辦公室作為上下協同、四方聯動的樞紐平臺,要按照三年行動計劃,聚焦共同關切的問題,抓好任務分解落實,加強前瞻謀劃,在綜合協調和督促落實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。

    “政府層面的框架搭建得越完善,跨行政區域的制度、政策整體協同越一致,越有利于增強區域內市場主體的活力。”張兆安說。

    03

    為區域協同發展探索創新機制

    在工作人員們看來,專題組輪值工作機制的調整是長三辦成立以來最突出的變化之一。

    長三辦有關負責人介紹說,原來的區域合作中,由于四省市逐年輪值,不少跨年度的協作項目很容易中斷,各省市關心哪項工作就只推哪項工作的情況多有發生。“三年行動計劃強化了專題組輪值方的牽頭組織作用,牽頭任務不因輪值變化而變化,已經明確的任務就固定下來,且可追蹤可追溯可考核。”

    “比如長三角區域信用體系專題組,2018年是上海輪值,其中,環保領域由上海和浙江牽頭,信用體系專題組的輪值方2019年變成安徽,但環保領域的牽頭方不會變。”上海發改委信用處工作人員說,“在機制上,保證了這個領域工作的連續性。”

    此外,在長三辦的推動下,合作機制的創新在滬、蘇、浙、皖各個部門和不同領域迅速推廣。

    2018年9月,G60科創走廊營業執照和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實現“一網通辦”,科創走廊沿線的9個城市(區),企業辦理異地相關證照不必再跨省市跑,家門口直接申領,而此時距科創走廊聯席辦實體化運作不過月余。如此成績,與聯席辦的運作機制密不可分,打破行政區域限制,實施扁平化管理,下設5個工作組,合肥、蘇州、金華……九地干部,一個平臺辦公,政府間合作高效。

    2018年12月,長三角地區全國人大代表首次對太湖流域進行聯合視察,20多位代表考察了無錫、嘉興、湖州等地太湖流域的環境治理狀況。這是滬、蘇、浙、皖四地在簽署《關于深化長三角地區人大工作協作機制的協議》后,在強化工作聯動上邁出的一步。

    “除了機制上的探索,長三角的區域一體化發展,在解決各地發展動力不一致方面,也可以為其他區域提供樣板參考。”在張兆安看來,區域合作的關鍵是尋找各方利益的痛點,找到了,整個過程就會很容易。

    “張師傅在江蘇徐州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,之前來上海看病,門診費用要先自己負擔,之后再拿發票和病歷等書面材料回徐州報銷。”上海市人社局醫保處處長張超介紹,隨著長三角地區異地就醫門診費用直接結算試點開啟,在參保地備案過的病人到試點醫院就診,門診刷卡就可立刻結算,現場只需付自己負擔的那部分。

    據介紹,從2018年9月底開始試點,截至2018年11月底,外地參保人在上海直接結算總量已經超過6000人次,而在蘇浙皖三省直接結算的上海參保人,門診費用也達到5.1萬元,其中醫保支付4.3萬元。

    “為什么長三角的民生領域合作進展需要重視?因為這個地區的流動人口多,群眾的民生需求大。”張兆安認為,異地就醫、養老便利、跨省交通結算順暢,會為一體化進程打下好的基礎,“讓長三角群眾切身感受到區域協同的成果,大家真正認同一體化了,會給整個區域的高質量發展帶來更多可能。”


    X
    閱讀更多
    www.bbdservice.com